创立于1988年

新闻详情

人类第二绝症—— 脉管炎临床经验(摘要)

本文对1500例血栓闭塞性脉管炎临床,应用祖传中医外科外治法,“以血治血”为本,以“行针点刺药物熏烤为主”,进行临床治疗观察并加以分析讨论,结果证明,初期病人九天治愈,一,二期7天减轻,23天治愈,有效率99%,治愈率95%。三期溃烂病人50天治愈,有效率99%,治愈率90%。


中医治愈疾病的基本原则要求,治病必须抓住治愈病的本质,脉管炎的本质就是 “气血凝滞”“通则不痛,不通则痛”“脉络闭塞”,导致疼痛,“血瘀血毒”导致肢体溃烂、坏死。


经过26年的临床验证,本疗法治疗脉管炎疾病有特效,其特点:不打针,不输液,不手术,不服药,见效快,治愈率高,是理想的外治方法。


病因

一,脉管炎是全身性血液疾病,是由寒冷肢体外暴使动脉血管收缩,血流量减少,血液不能正常运行循环,导致血质改变。血凝固性增大,血管壁发生改变。血管的舒缩就会出现异常,使血管发生持久性的痉挛,引起血管的营养障碍,是诱发本病之一。


二,少数人发病前有外伤肢体,刺激皮肤感受器,进而引起中枢神经失调,使其逐渐丧失对周围血管的调节作用,引起血管痉挛而发生血管阻塞,或因外伤导致动脉血管内膜损伤,使局部血流减慢,形成血栓闭塞,是诱发本病之二。


三,还有部分病人:感受寒邪,冒雨涉水,寒湿下受,寒凝络痹,阳气不能下达,血行不畅和气血凝滞可继出现。寒邪使气机体气血凝结阻滞,不能通常运行,气血凝滞不通,则发生疼痛,如《素问·痹论》所说:“痛者寒气多也,有寒故痛也。”《素问举痛论》:“寒气入经而稽迟泣而不行,客于脉外则血少,客于脉中则气不通,故卒然而痛。”另外,寒邪易伤阳气,若寒邪入达脾胃之阴,则可使这些脏器失调,不能营养肢体,以致出现身体发冷,四肢发凉等寒症。寒性收引,《素问举痛论》说:“寒则气收,气收即气机收敛闭塞,阳气不能达于四肢之末端,使血脉收缩、凝滞”是诱发本病之一


四,得了此病,开始没什么感觉,《三五年之后才开始怕冷,怕凉,手足无汗,走路间歇,酸麻胀痛,足动脉减弱或消失。有很多患者被确诊为脉管炎后,去各地投医治疗,一般都是内服活血化瘀中药和注射扩张血管针剂,把全身的淤血推至末梢,由于手足趾血管细小,血液不能正常循环,导致手足趾疼痛、变色、溃烂、坏死、脱疽,在忍受不了的情况下,不得不进行截肢造成终生残废。》


治疗方法

(1)、 “治病求本”是中医治愈疾病的基本原则要求,求本必须抓住治愈疾病的本质,按照辨证论治的观点,脉管炎疾病的本质就是“脉络闭塞”,气血凝滞。脉管炎整个病程,是由血液循环障碍,血液供应不足而引起缺血,缺氧,初期常出现血管痉挛,晚期发生血栓闭塞和溃烂,坏死、脱疽。另外,根据中医学,“通则不痛,不通则痛”的理论,“脉络闭塞”导致疼痛,“血瘀血毒”导致肢体溃烂、坏死、脱疽。


根据上述中医的原则理论,我的祖辈以“以血治血”为本,以“行针点刺”为主,创出“点刺”、“药熏”、“药烤”、“药洗”一整套独特的外治疗法。“点刺”即:以血治血,除毒活血。“药熏”:扩张血管,疏通血脉,促进血液循环。“药烤”舒筋活络,“药洗”:清热解毒。


通过我继承祖业26年临床实践,体会到本手段和方法,贵在“四不”,即“不打针、不服药、不手术、不输液”功在“四以”即“以血清血,以血除毒、以血生肌,以血养伤”。


(二)、 26年来我以本疗法治疗脉管炎患者,包括以发展溃烂、坏死、脱疽的患者,均取得了理想的效果。有90%的患者是经各地治疗久治不愈的,其中在外地将一侧已做高位截肢,另一侧下肢又发展到溃烂坏死,约占三分之一,为了以防后患,凡坚持二至三次复查,均可达到根治。


效果

自1972年——1996年用以上疗法治愈1500多名轻重不等的脉管炎患者,都已愉快的走向了自己的工作岗位,以下简举几例:

河北省抚宁县化肥厂退休干部李乔,男44岁,69年冬得病,各地治疗无效,双下肢大拇趾溃烂,疼痛难忍,72年50天治愈,至今和正常人一样。


河北省抚宁县秋子峪村,王会臣,男,53岁,81年冬得病,由于治疗不正确,小腿至脚大面积坏死高位截肢,18天拆线,锯口末封,骨头外露,1982年经过半年治疗,伤口愈合,至今未犯。

河北省抚宁县上平山村:常海,男,38岁,69年发病,四肢起红肿结节,75年加剧,注射扩张血管针剂,内服偏方致死过两次,终无效果,76年秋右脚拇趾溃烂,疼痛难忍,卧床半年77年春就诊治疗了5天痛止,15天治愈。到现在无任何异常反应,现任石灰矿总经理。


河北省山海关灯泡厂工人曹运宽,53岁,81年春来我所就诊,脚前半部紫色无汗,无脉,疼痛难忍,治疗22天痊愈,至今什么活都干,无不良反应。


北京市,海淀区双榆树西里供电局,王兆铭,女,32岁,92年 双腿怕凉,走路酸累疼痛,在本市各大医院治疗,打点滴,吃中药,做药浴,病情不见好转,94年5月来我所治疗,经23天治疗,后复查两次39天,病好如初。

吉林省珲春电厂,范贵才,45岁,84年在工作期间,冬天不甚落水受凉,得了脉管炎,走遍大江南北,到处投医治疗,效果甚微,左脚大二三四趾溃烂四年未封口,于94年10月份就诊,经23天治疗,伤口愈合,95年复诊一次,现在正常工作,和好人一样,走路如常。


亚藏贡嘎86231部队空军干部,张维俊,男,29岁,79年一次军训外伤,80年冬怕冷,82年发现疼痛,足前半部变色,在部队医院治疗无明显效果,于84年11月10日就诊,治疗22天痊愈,85年复诊一次,至今未犯。


辽宁省铁法矿物局物资供应供销处,藤培春,男,54岁,84年因脉管炎截去右下肢,87年左下肢发现怕冷,怕凉,疼痛,经当地医院治疗无效,于88年12月25日就诊治疗症状:脚前半部紫红色,大拇趾溃烂,疼痛难忍,彻夜难眠,经治疗22天,疼痛消除溃烂封口,后复查2次痊愈,现在穿上假肢走5华里无不良反应。


宁夏自治区,石咀山市大武口洗煤厂干部,全国煤矿系统劳动模范,三八红旗手,仲玉珍,女,49岁,93年因公得病,到处求医无效,右下肢大拇趾溃烂三分之一,上面溃二公分大的破面,脚前半部呈紫色,剧烈疼痛,使她难以忍受,计划截肢,在举棋不定的时刻,有人介绍,于95年5月29日,来我所就诊。经过70多天的治疗,病情大有好转,后复查两次,共86天,溃烂封口,脚色恢复,走路正常,病好如初。


我22岁行医至今26年总结,凡一二期治愈率99%,三期治愈率95%以上,26年只要我接手治疗过的,按《患者须知》去做的,都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。